她仅仅是右手小指头少了那么一截,这种程度的残缺,已经和正常人也没多少差别了。